「心を亡くすのは辛いですか。」
=祇園紗名



🦋


死ぬまで僕のごと引きずって歩いて
2018-12-23  

第■次的皆大欢喜


cp→💚💜

学パロ 原作向剧情&个人味ネタバレ


Chapter3


他曾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Giovanni悄无声息地闯入他的生活,像攀附在树上的藤蔓,不经意间它带来的绿意已经充盈在眼前。Giovanni稍长的绿色短发遮住耳朵和耳朵上的金属耳夹,偶尔那些头发被风微微撩动,露出金属夹子,阳光照在那上面,像是他的发间落了宝石。有时他也不得不去把那长刘海夹到耳边才能避免那些发丝遮挡视线,当他坐在阳光洒落的窗边的时候,带着热烈暖意的阳光抚摸他的面颊,于是他的脸微微浮上酡色,久病的人终于看上去有些生气——那是Gabriel第一次见到他——Carmen第一次把她的幼驯染带到实验室,医院很少给予这个病人的放风时间,像是怜悯。但其实他也无处可去——这都是Carmen说的,这个时候Giovanni还在轮椅上,坐在窗边,他并非无法站立,只是用一些减少他消耗体力的器械能够使他身体消耗能量更少,这样他才不会在错误的时间陷入昏迷。Gabriel很快从Carmen那里得知了不少讯息,Carmen是个健谈的天才少女,和那个实验出现一点点坎就眉头紧锁把自己关起来演算,甚至脾气臭得令Elijah和Michelle都望而却步的Ayin(他其实更像是个典型的天才,不过,他甚至还忘记过把钥匙交给Gabriel!就算当时Elijah是因为钥匙的问题才暂时退出了实验组!这让Gabriel颇有说辞)完全不同,她非常坦诚——她说,她的幼驯染即将留上那么一级,运气好的话会和Gabriel一个班。除此之外她还说了关于他的不少事情,最后她突然不说了,Gabriel注意到垃圾桶里高级打印纸折成的纸飞机——Carmen不会浪费实验室的材料,Gabriel不知道那是什么,既然Carmen避谈,他想,最好不要去关注这些东西。

在那里,Giovanni也仍很活跃地帮着Carmen的忙,尽管只是做着简单的整理工作。实验室简单的一天慢慢走向结束的标志是Carmen领养的两个孩子雀鸟似的叽叽喳喳,有时忙活到很晚,Giovanni把自己推出实验室的时候会愣住——两个孩子头靠着头正在熟睡。这是Gabriel对Giovanni最早的记忆。

再看到这个男孩是在教室里了,当时Gabriel刚好升上二年级,Elijah还剩一周可以回校上课,然而一切全都没有恢复正轨,关于他的那些事情在不怀好意的男孩女孩口中永远没有过期的那一天。Giovanni的闯入让他觉得有些尴尬,这个病人站在讲台上,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一样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那只能说不算得上难看,他整个人也松松垮垮,不过一周他已经有些瘦脱形的势头,也有可能是那件衬衫更显得他像一副单薄的骷髅。当Giovanni被指定做他的同桌的时候,Gabriel心里实际上隐隐有些庆幸和惋惜的意思。尽管他并不乐意让他坐到James和Elijah的位置上,但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了。不过Gabriel在他弄皱那些卷纸的时候仍然皱起了眉,自他习惯于用衣物遮盖自己以后他对划痕和褶皱就有些过于敏感,Ayin常评价那是一种精神洁癖。我想也是,Gabriel想,他确实时时刻刻诅咒着那份洁净的破坏者,所有的美好日常就那么简单地在他手中毁灭了。他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罪人,他翻来覆去地思考,最后总免不得绕到这一点上,等到意识回来的时候手指又在无意识地抓挠,一道道血痕那么扎眼,他明白了:

所有遮挡都是自欺欺人,也许自己在人眼中已经被剖开衣物,那些丑陋的淤疤被全部展示在面前,只有他自己仍不自知,不断地欺骗着自己。

Gabriel思考着这种事的时候都观察着Giovanni:Giovanni每天大概有一半时间在睡觉,Giovanni几乎每天都要问他借点什么,Giovanni偶尔会像哄一个姑娘一样给他一些糖果,但他从来就没吃过。那些糖果都是浪费了的,Gabriel其实已经不太能尝得出甜味,准确地说是感受不到甜味的美好了,那些东西太过虚幻,而他现在正身处地狱里,美好之物只留片刻而后灰飞烟灭。Giovanni不是神,给不了他救赎,而他也并非堕入十八层地狱的大罪人,也许只要他想,他什么时候就都能摆脱现在的处境。然而Gabriel自然地接受了这一切,自愿地成为了现实的囚徒。于是这就再也没什么余地可以谈了。

这样无味的日子持续了约摸半个学期,直到那天下午Giovanni在黄昏醒来,用那样受伤的表情为他处理手上的一条条淤疤和伤痕,真是可笑,Gabriel一点也搞不明白Giovanni,因为他大可嘲笑自己这个无能的、脆弱的、不堪的人,而他没有。于是泪不知为何落下来,汇成一汪浅浅的潭,映出窗外初春的冬萌枝。

那天之后,Giovanni就消失了。

准确地来说,第二天,老师在讲台上郑重其事地宣布了他的因病休学。尽管昨天他才陪Gabriel回家过,但显然是这些细碎的琐事不停地抽干了他所剩无几的精力。令Gabriel不舒服的是讲台上的老师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一样。

“Giovanni的手术提前了,”Carmen如是说,然后她没说下去了,“来吧,我们的项目快要到中期评审了,加油干吧,Gabriel,相信他,他会没事的,好吗?”也许吧,他这样思忖,最终还是按捺不下,从Ayin口中得知了Giovanni所在的病院。

Gabriel去探望的时候还有最后一树樱花在盛开,中期评审的时间比想象中的要长,但结果还算令人满意,在答辩中他的严谨帮了不少忙,这之后Carmen还特意把一次活动的时间拿来开下午茶会,尽管Ayin指责不应该把宝贵的研修时间拿来这么浪费,他也仍然与大家闹得尽兴。Gabriel在病房外的时候,Michelle正在照看Giovanni,看样子Giovanni还有一会儿就要睡过去,隔音玻璃阻隔了Giovanni说话的声音,但Michelle立刻转过身把那玻璃调成了隔光模式,在那病房变得更加安静之前,Gabriel看见在那了无生气、被各种医疗器械包围着的病房中的Giovanni对着他浅浅微笑。“Gabriel!”还没来得及离开,他就与Michelle打了个照面,“真是抱歉,刚才没看到你,Giovanni最近状态不太好…一天中有半天都会失去意识,虽然是因为用药的关系,但…”Michelle停住了,“总之,下次再来,好吗?你的慰问礼物我会带给他的。”女孩露出了安抚的笑容,Gabriel心说自己真是狼狈,连这种事都搞砸了。

这之后他又断断续续地拜访过几次Giovanni,但无论是Ayin还是Carmen,甚至是Carmen领养的孩子Lisa和Enoch都避谈了这个话题。每次的拜访也只有偶尔会遇上清醒的他,后来,Giovanni不得不戴起呼吸面罩,Gabriel只听得见他细微的呜咽。而他只是用一句话来回应那呜咽。

“别担心,你会好起来的。”

“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呢。”

评论(2)
热度(32)